川硐新闻网>综合>用电子式表示mgf2 - 这些领域他们为利益串通一气 “抱团腐败”被严惩

用电子式表示mgf2 - 这些领域他们为利益串通一气 “抱团腐败”被严惩

导读:这起典型案件,引发了公众对招投标这一领域腐败情形的关注,也让人们看到了“抱团腐败”这种现象的严重性。事实上,不止是招投标领域,任何存在人为操作非法牟利空间的领域,都可能出现一群人为了利益串通一气,“抱团腐败”的现象。采购工作也是“抱团腐败”的灾区,其中又以医疗采购领域的性质最为严重。

用电子式表示mgf2 - 这些领域他们为利益串通一气 “抱团腐败”被严惩

用电子式表示mgf2,11月27日,《法制晚报》旗下公号观海解局发表文章,详细介绍了一起发生在四川省的招投标领域腐败案件。这起招投标腐败案件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其中出现了多名评标专家“抱团腐败”的情况。这起典型案件,引发了公众对招投标这一领域腐败情形的关注,也让人们看到了“抱团腐败”这种现象的严重性。

这起案件之所以能够得到披露,是因为11月初,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了王银儒、张勇、彭晓云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案的判决书。判决书显示,这三个人都是四川省评标专家库评标专家,并具有大专学历。

作为工程评标领域的专家,这三个人无疑备受信赖。正是基于对他们的信任,有关部门才会将评标这一重要职责交给他们。事实上,招投标制度本身,就是为了防止工程建设中的权钱交易而存在的,设立招投标评标专家库,就是为了在招投标过程中杜绝工程委托方和工程承接方之间的非法勾兑。但是,如果连负责评标的专家都受到了腐蚀,招投标的“防线”自然也就形同虚设了。

法院经审理查明,王银儒、张勇、彭晓云三人分别在三起工程中非法获利,分别获利数十万元。其中受到波及的项目,分别是攀枝花学院科技楼、攀枝花市妇女儿童医院、米易县小学。这三个项目,与教育、医疗等重要公共领域密切相关。这些项目理应交给最负责任、最有资质、工程水平最高的投标方进行建设。

然而,这三名肩负重任的评标专家,却为了几十万的个人利益,弃公众利益于不顾。而其中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一点,就在于这三个人在知道其他人涉嫌腐败时,没有一个人选择举报,甚至没有人能够做到最起码的洁身自好。多名专家共同评标,彼此之间本应互相监督,但这些人却沆瀣一气,以“抱团腐败”的方式,搅浑了整个招投标工作。

最终,法院认定,王银儒、张勇、彭晓云利用担任四川省评标专家库评标专家的职务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为他人在工程评标方面谋取利益,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为此,王银儒被判有期徒刑二年;张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彭晓云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事实上,四川省招投标领域的腐败情形还不止于此。此前,还曾有更大规模的招投标专家集体违规事件。今年3月,四川省评标专家库官网发布了附菊华、郑璞、黄雪红等23位评标专家处理情况的通报。从通报来看,其中20位专家存在该回避未回避等违纪行为,附菊华、郑璞、黄雪红3人则犯下了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015年,《瞭望》周刊曾经刊文《工程腐败为何屡禁不止》,专门讨论工程建设中的腐败现象。文章表示:一个工程项目从审批、规划、招投标到施工、质量监理、验收评估等,环节至少10多个,涉及相关部门众多,腐败问题更是无孔不入。而招投标工作中的腐败风险,也是文章重点论述的对象。

在文章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提到,应该通过制度手段,在让干部“不能腐”上多下功夫。任建明举例分析说,工程招投标目前采取的综合评标法(俗称“打分法”),由于客观分难以拉开差距,评委主观分反而成了关键,为人为操纵提供了空间。

事实上,不止是招投标领域,任何存在人为操作非法牟利空间的领域,都可能出现一群人为了利益串通一气,“抱团腐败”的现象。

“抱团腐败”的核心特点,就是利用金钱、职位等利益链,把小圈子成员捆绑在一块,形成人人有份,利益捆绑,攻守同盟的自保机制,把大家拴在一根绳子上,互为利益依托,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腐败分子们长期为了统一的利益链,互为掩护,长期把持着某个“地盘”,不易攻破——“一人提议,多人附和;一人贪腐,多人效仿”的腐败如病毒一样传染。

在种种“抱团腐败”中,近期引起最多关注的,就是福利彩票系统的腐败窝案。2017年以来,福彩中心连续有5名主任或副主任通报被查,他们分别是陈传书、鲍学全、王素英、王云戈和冯立志。

福彩中心领导干部接连落马,可能与无法抵御巨大诱惑分不开。福彩资金量十分巨大,但监管却有宽松软的问题。2015年6月25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对18个省市的彩票审计结果,审计查出虚报套取、挤占挪用、违规采购、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贴补贴等违法违规问题金额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总额的25.73%。

福彩发行的目的本是筹集社会公益资金,促进社会公益事业发展。面对巨大利益诱惑和福彩资金管理上的漏洞,福彩中心的某些领导干部为了攫取巨大利益,不惜铤而走险,把老百姓的救命钱当成“唐僧肉”,不仅搞起了“抱团腐败”,还搞起了前赴后继的“接力腐败”。

采购工作也是“抱团腐败”的灾区,其中又以医疗采购领域的性质最为严重。“耗材领域频发问题,团体采购抱团腐败,医生收礼”,这些都是今年8月23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之中的重点整治领域。

“以利交者,利尽则交疏;以势交者,势倾则交断。”“抱团腐败”在本质上终究是一种“小人之交”。不论这些腐败者之间的关系看上去有多“铁”,这种建立在肮脏的非法利益之上的关系,事实上都是脆弱的。许多人在被查之前,与其同伙如胶似漆,但一旦被查,立刻便将同伙交代出来了,这充分说明了这种肮脏关系的本质。因此,我们要告诫那些有意“抱团腐败”的人——没有不透风的墙,腐败中不会有任何纯洁的关系,任何“攻守同盟”,都无法改变腐败行为最终必然被发现的结果。

撰文 / 杨鑫宇   编辑 / 苍   南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