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硐新闻网>文化>“延硕”的人文传承

“延硕”的人文传承

导读:畅开胸襟,情怀家国,这是吴昌硕先生的格局,也是“延硕堂”子弟应有的人品、格局。我们将外公外婆的家宅改建成“纪念室”,内悬“延硕堂”匾额。妈妈、舅舅、阿姨们对我们已成长起来的缶庐第五代说:“我们不希望荫

这是吴昌硕先生的模式。这也是延寿堂子孙的性格和模式。

南昌路“闫硕厅”的两侧,有两张我的老朋友龚叔叔复制的享受凉爽的照片。一张是任伯年先生为好友吴昌硕先生做的香蕉树荫下乘凉的照片,另一张是西陵丁茂禄先生为我祖父吴长邺先生做的夏日乘凉的照片。两代人的两位神“脱下衣服坐在那里摇着大扇子,在薄薄的书堆里追逐着清凉”,轻松、挺胸、大腹便便、面对天地微笑,不受世俗的限制,乐观、自由自在的快乐跃入纸上。

丁茂禄先生画这幅画时,我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女孩。那时,夏天似乎很长:在一个凉爽的早晨,祖母开车送我起床,给祖父送早餐,祖父在一个狭窄的四层阁楼里,赤手空拳,汗流浃背,笔杆有风。祖父说:“小真诚,小真诚,过来帮阿公跺脚。”我和姐姐会很高兴地穿过邮筒,在祖父的指导下,小心翼翼地(摇啊摇)在祖父创作的字画上盖章。爷爷在妻子和爷爷吴昌硕挥剑后,从百种思想流派中给我们讲述了“学会倾听内心”、“能够成为一个婴儿”、“无知即知真相”、“陶罐道”和“回归人心”的故事,并藏在封印石中。在四楼阁楼的书房里,爷爷每天都在写作,60多岁退休后重获画笔的老人珍惜每一分钟,不仅为妻子和爷爷铺纸写书。《我祖父吴昌硕》一书是在这间阁楼书房里“煮”出来的。"如果我今天写得更多,你会对吴昌硕和上海文化了解得更多."我祖父的祖先吴昌硕先生,不再仅仅是上海书画派的书画派领袖,而是一位历尽艰辛、学习比别人努力、热爱家人和朋友、有着强烈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的长者。

爷爷喜欢带我们去安吉和颜武村,吴昌硕先生的家乡。我记得30多年前,爷爷又带我们去安吉。在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了功勋证书,“吴长邺同志把吴昌硕先生的莫霍面、篆书对联、拓片等十件珍品无偿捐赠给吴昌硕纪念馆收藏。为表彰您对家乡的热爱,特发此表!”我恳求祖父给我看更多的证书。在有砖块的抽屉柜里,我发现了100多张吴昌硕先生的作品证书,这些证书是我曾祖父吴东迈和曾祖父吴长邺于1963年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馆和安吉·吴昌硕纪念馆的。长大后,我看到余杭县政府和上海吴昌硕纪念馆捐赠给我爷爷。在我的印象中,当时这个家庭仍然很穷。每个月最快乐的一天是我爷爷带我们去银行领工资的那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爷爷总是去隔壁的熟食店买一小袋"顺风"和几片切成薄片的红色香肠。我祖父给了我妹妹和我每人一块,并说:“我不能告诉我祖母我什么时候回去。”当我在高中的时候,对钱有一点概念,我问祖父为什么他从他的妻子和祖父那里捐赠了这么多东西。为了回答我的问题,我爷爷带我去了杭州鼓山的西陵印刷厂。站在“汉代三长老石碑”前,他告诉我:“当时,日本人花了很多钱买了这块石碑。这是一个罕见的汉代碑,被称为浙东第一块石头和国宝。在你的妻子和祖父得知这件事后,这位78岁的老人整日整夜地参加一场绘画慈善义卖。与60多名西陵同事一起,他筹集了8000银元的巨款,最终在关键时刻“抢购”了这块石碑,并将其永久保存在西陵印刷厂。每个人都有责任保护自己国家的财富。这就是西陵的精神”。我可能明白,也可能不明白,但我牢牢记住了祖父说过的话。

爷爷在2009年初冬去世了。我们把祖父母的房子变成了一个“纪念室”,里面挂着一个水平的“闫硕堂”牌匾。我的母亲、叔叔和婶婶对第五代福禄说,我们已经长大了,“我们不希望殷泽五世停下来,”闫硕“是吴子孙的责任。我们将向安吉吴昌硕纪念馆捐赠一些吴昌硕家族刻制的印章,希望您能理解和更好地理解闫硕馆的传承使命。”我们都点头表示同意。“脱下衣服,坐下来摇摇大扇子,在那堆薄薄的书中追逐清凉”。敞开你的心扉,感到宾至如归。这是吴昌硕先生的模式,也是延寿堂子孙的性格和模式。(陈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