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硐新闻网>社会>故事:查出鼻咽癌后,坚持独身主义的她,火速和男友办了婚礼(下

故事:查出鼻咽癌后,坚持独身主义的她,火速和男友办了婚礼(下

导读:查出鼻咽癌后,坚持独身主义的她,火速和男友办了婚礼(上)田立志看到她光头的样子,控制不住流出了眼泪,用手揩了揩。杨青没有兑现自己说的“三十岁之前,我不会结婚的”,她和田立志在深圳举行了婚礼。10杨阳和

发现鼻咽癌后,她坚持独身,并很快与男友结婚(第一部分)

田丽芝看到她的光头,不禁落泪。她用手擦了擦脸。杨青一直不愿意在男人面前展示她脆弱的一面。她取笑田丽芝:“你是来看你的前女友变成什么样的?”

"是的,你光头看起来很漂亮."田立之“不甘示弱”,他现在知道如何“对付”杨青,因为他另有风流韵事。

田丽芝休了一年假陪杨青。他睡在杨青旁边的病床上。他要求杨青的父母回去休息。他给杨青买了早餐,给杨青洗了脸和脚,给杨青叫了护士和医生,并体贴地照顾杨青。他们聊着过去,过去的爱情,北京的故事...

田丽芝告诉杨青,他现在的女朋友李梅九是他的同事,已婚,遭受家庭暴力,但她仍然享受生活,一点也没有自暴自弃。他们一起去看演出,爬郊区的山,认识了彼此的朋友。他们还去了其他城市过春节,并在那里度过了一年。

“你爱她吗?”杨青和田丽芝面面相觑,问他。

田丽芝低下头,轻声说道:“我爱她。”过了一会儿,他又抬起头,看着杨青,酝酿着,说道:“不过,我更爱你。”

杨青转过头,眼睛变红了。她说,“我不值得你的爱。”

田丽芝说:“你等我。”

七天后,田丽芝回到了北京。一个月后,他回来了。田丽芝对杨青说:“我和李梅九分手了。”此外,他还辞职,并将陪杨青接受治疗,除非杨青驱逐他。

今年秋天,杨青的病情几乎和以前一样好。当他出院时,他所要做的就是吃药。冬天,田丽芝带她去深圳。医生说南方的气候对杨青的健康有好处。他们决定住在那里。工作是一样的,但是在北京和深圳只是办公地点的改变。田丽芝很快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杨青继续疗养,每天为田丽芝做早餐和晚餐。她很喜欢。她从未感到如此快乐。第二年春天,杨青的头发长了出来,她不用戴假发就能在家做点小工作。她和健康的人没有什么不同,也看不到癌症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杨青没有兑现她所说的:“我要到30岁才结婚。”她和和田决定在深圳举行婚礼。

夏天,陈郁从伦敦回到北京,杨洋去机场接她。两人分居一年后又重新团聚了。他们都非常兴奋。

当他到家时,陈郁洗了个澡,换上他家的衣服,睡着了。杨洋为她打开空调,切换到睡眠模式。杨洋坐在床边,看着陈郁。

陈郁在家休息了两天,然后他扭转时差,并在第三天向公司汇报。生活已经回到了以前的模式。

到了周末,两人很难放松和享受他们的时光。中午,杨洋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包括鸡汤和土豆炖豆,陈郁喜欢喝。晚上,他们去附近的电影院看电影。然后,他们手牵着手,走回他们温暖的小房子。

陈郁先洗了个澡,然后是阳阳。他们洗完澡,上床睡觉了。陈郁喜欢在床边用kindle阅读。她读克里希那穆提的书。杨洋从来不读这种精神导师的书。

陈郁看了一会儿,放下kindle,说道:“去睡觉吧。”她关了灯。

黑暗中,杨扬拥抱了陈郁。陈郁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想和陈郁结婚五年零四年。他只和陈郁谈过,没有和其他女人打交道的经验。这时,他突然想起了林雪、林雪告诉他的事情、她的客户和同事,当她第一次见面时,她的嘴角露出了微笑...

陈郁小声说,“对不起。”

10

杨洋和陈郁最后一次以夫妻名义一起出现在亲友面前是在杨青和和田的婚礼上。作为兄弟姐妹,他们也祝福他们的姐妹和姐夫。杨洋和杨青的父母看着他们的儿子和女儿结婚,感到非常欣慰。他们感到厌烦的是,他们的责任和义务几乎已经完成。他们不知道杨洋和陈郁已经分居半年多,现在正处于协议离婚阶段。

杨洋把房子留给了陈郁。他搬出去,在外面租了一栋房子,这相当于让房子保持干净。

婚礼结束后,陈郁独自飞回北京。杨洋没有和她一起回去,而是去了南京。他决定见见林雪。已经抑郁多年的杨洋迫切需要找个人倾诉。

然而,林雪最近的状况并不太好。她的工作似乎有问题。她不愿意多说。她对杨洋说,如果你来这里,我再告诉你一遍,事情太复杂了。她知道杨洋要离婚了。

林雪告诉杨洋她的住处。看来她还没准备好出去见杨洋,至于社区里的哪个建筑、哪个单位、哪个房间。林雪已经一周多没出去了。

只有当杨洋走进她的家时,她才知道为什么。房间里乱七八糟,有一股泥泞和令人沮丧的气味。外卖饭盒堆放在厨房里,盘子被扔进了盆子里。他们似乎很久没有洗过了。在客厅里,没有办法站起来。沙发上堆满了衣服。茶几上有许多罐头和啤酒瓶。一杯里还有红酒。烟灰缸里满是烟头。卧室的窗帘是隐藏的,黑暗的,像夜行动物的洞穴。

杨洋把衣服堆在沙发的一端,为坐下腾出空间。林雪坐在她的旋转沙发椅子上,双腿盘着转着。

“你不工作吗?”杨洋问道。

"我被合伙出售。"林雪痛苦地笑了。她又拿起一罐啤酒,抬头喝了一大口。杨洋也开了一个罐头,陪她喝。

林雪说:“你还记得我之前告诉过你的客户和同事吗?”

杨洋想起一年多前,林雪告诉他如何赢得客户的信任,如何与同事一起参与团队建设活动。结果是在这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虽然林雪和她的客户签了一年的合同,但客户总是想利用她,她一再拒绝。然而,在这位已婚同事几次访问南京后,林雪也要求断绝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后来,我的同事欺骗了她,收买了顾客,与她勾结,偷走了她的订单。顾客没有续签合同,而是在苏州分公司签字。

对于公司总部,签约南京分公司和苏州分公司没有区别。自从苏州分公司接到订单后,南京分公司就无事可做了。公司给了林雪两个选择:第一,去苏州分公司;第二,回到总部。林雪哪里也不想去。

杨洋没有做过任何销售,他只是认为有这么多方法来处理它,他不知道一个女孩是如何处理它的。杨洋没说什么,悄悄地收拾了房子,打扫干净,洗了碗,扔掉了垃圾。晚上,他带林雪出去吃饭。

吃完饭,杨洋正要回酒店,林雪说,去我家。杨洋这次没有犹豫。

之后,他们躺在床上。林雪问杨洋,“你为什么要离婚?”

“我和陈郁已经在一起将近十年了,已经结婚六年了,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你说的很荒谬,没有人相信。”杨洋说道。

11

林雪静静地听杨洋谈论他和陈郁的过去。很难想象两个人住在一起的命运。

杨洋和陈郁是大学校友。他们三年级时在一起。校园爱情非常相似,有课,有饭和自学。亲密接触仅限于牵手、拥抱和亲吻。没有别的了。

大学毕业后,两人都留在了天津。当时,陈郁在滨海新区的一家国有企业担任会计。该单位提供宿舍。杨洋在城里工作,和其他人分担房租。两个人要花两个多小时才能见一次面。他们只能在周末见面,而不能在忙的时候见面一个月。即便如此,陈郁也希望两人能在婚后举行这个重要的仪式。

但是陈郁非常依赖杨洋,并且有强烈的控制欲望。在工作的第二年,杨洋终于受不了了。他和陈郁分手了。

陈郁不想和他分手。她爱阳阳,不能离开阳阳。这是一种心理需求,比生理需求更强烈。杨洋决定离开,他辞职去了北京。

然而,三个月后,陈郁辞去了他在一家国有企业的高薪工作,跟随杨洋来到北京。杨洋似乎无法摆脱陈郁。他的心太软了,他又妥协了。两人在北京同居。最后,他们决定结婚。尤其是买了房子后,人们会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的家。

杨洋认为这将开创一个新的局面,与陈郁一起过正常的生活。但是他们又失败了。

陈郁去看了心理学家,诊断出患有焦虑症,但也有密切接触障碍,医生说,这种情况在已婚夫妇之间并不少见。

医生建议陈郁服用一些精神药物,定期去看心理医生,慢慢调整和恢复,她的丈夫应该耐心和宽容。杨洋甚至更害怕刺激和伤害陈郁。

以这种方式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后,杨洋也想离婚,但他有幻想,并在尝试时放弃了。林雪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度过这五年婚姻的。

白人婚姻。林雪记起了这个词,忘记了她读过哪本书。她认为现实中没有这样的事情。

去年秋天,杨洋终于下定决心要和陈郁离婚。他告诉父母,陈郁不想要孩子,这是陈郁和他自己的借口。陈郁的父母和亲戚来做杨洋的工作,但杨洋不能说出陈郁的“病情”,他也不能再被家人绑架了。他必须独立思考。这些年来,他一直耐心、妥协,并逐渐成为一个笑话。

“那么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林雪歪着头,嘴角翘着,似笑非笑,问杨洋。

杨洋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他记得前年冬天在北京第一次见到林雪。他看着林雪,真诚地问道:“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林雪笑着想,“杨洋真的从来没有恋爱过。”它是如此直接,可怜和可爱。她小心翼翼地玩了一场游戏,问杨洋:“你想去南京吗?”

“你想留在南京吗?”杨洋说:“跟我去北京,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

“那我会考虑的。”林雪说。杨洋是对的。她不会呆在南京,也不会去苏州。她可以回到公司总部或者辞职去找另一份工作。

“来吧,”杨洋说,“我在北京等你。让我们回到我们开始的地方。”(书名:生活,作者:破罐子。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500彩票